AG8-Welcome_Page891119
AG8公益
YUNFENG CHARITY

永遠的懷念:黃維崧先生與華廣的那些往事

[ 發布日期:2017-07-20 點擊:596]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79日,是黃維崧先生逝世2周年的日子。

時隔兩度春秋,在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豔陽高照、晴空萬裏。AG8控股總裁、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董事長黃震宇先生,華南理工大學常務副校長、華廣學院校長彭新一先生,廣東省黃維崧公益基金會理事長陳燕貞女士,AG8控股副總裁、華廣學院副校長周詩瑤女士,AG8控股副總裁梁國傑先生,AG8控股高級顧問王AG8先生、高勇峰先生,黃秀珊女士、黃秀潔女士,AG8控股總裁助理王瑞鬆先生,廣州美術學院韋振中教授以及AG8集團各位高管,華廣學院各位領導,合作夥伴、社會友人、華廣學子共同相聚在這裏,為黃維崧先生敬立銅像。

在這裏,華南理工大學常務副校長、華廣學院校長彭新一先生作為曾經與黃維崧先生共同籌建華廣學院的親密夥伴,他用平實的語言,道出了和黃維崧先生共事期間那些難忘的往事。

彭校長說:“黃維崧先生是賢者,聖賢之賢。”

“黃維崧先生從小吃苦,一生勤勞智慧,低調博愛。年輕時吃苦耐勞,從工人自學成才成為工廠工程師,改革開放以後,抓住機遇率先自創企業,一路走來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事業取得巨大成功之後,黃維崧先生開始辦教育。這個是黃維崧先生最令人感動的地方。因為教育關係到國家的興亡,國家的未來。教育乃國家之本強國之基。有句話說的好:位卑未敢忘憂國。與華南理工大學合作本是不易之事。當時華南理工大學跟黃維崧先生合作的時候,現在華廣的這片地是個林場。當時很多人在找華南理工談合作的事,為什麽最後華南理工大學願意跟黃先生合作,用劉書記的話來說,黃先生一心辦教育,華工看重的就是黃先生的這份心,這份對教育的執著和熱愛。

黃維崧先生對教育的投入,還要追溯到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籌建更前期,在華南理工大學60周年校慶之際,黃先生為華工捐贈了博學樓。他這種一心辦教育的執著感動了華工,感動了各位老師,相信也感動了AG8的同學。使AG8在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的這片熱土上一起為辦好教育,為辦好獨立學院而努力奮鬥。所以AG8今天才有這樣的成績,AG8在國內一流大學的辦學過程中,一流獨立學院辦學過程,AG8始終名列前茅,成為楷模和樣本。所以AG8說黃先生是位賢者,他應該站在這裏。”

彭校長說:“黃維崧先生是智者。”

“小糊塗仙酒很好的應用了鄭板橋的這句話‘難得糊塗’。其實小糊塗,有大智慧。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的辦學過程就是一個智慧的過程。從拿到這塊土地,從在這塊地上開始建設,在建設的過程中都能看到黃先生做事的智慧。建校選址初期,華廣還是一片廢棄的林場,如今華廣已被納入廣東省綠色通道建設。黃先生把握節奏很好,很多人還沒有緩過事兒來的時候,這個大地已經開始建設。在建設過程中,AG8認為建設量足夠了,能夠滿足AG8的教學科研需求。在我校還隻有一萬多學生的時期,學生宿舍容納量已經可以滿足兩萬多學生的住宿需求。所以今天來看確實是智慧,如果AG8放在現在的角度,AG8可能有些工程不能開工,可能AG8現在辦學會遇到瓶頸。黃先生把握機遇的能力值得AG8傾佩。在學校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AG8曾建議就按照華南理工大學新校區的水平建設,黃先生說:‘沒問題!比它搞得還好!’

每每我跟黃先生一起商量學校的發展、建設的一些問題,他都是非常謙虛的說:‘彭校長,你說了行,我出錢。’所以AG8在整個學校發展的過程中,從學校基礎設施建設到學校發展的一些重大部署,比如說AG8做的大三戰略。我說這個事情可能要花1千萬,學校現在很困難。黃先生說:‘沒問題,我從企業調錢,把學校辦好是最大的事情。’AG8在一起聊天的時候,對於企業的經營,黃先生雖然話不多但是是充滿智慧的。他說:‘我從事我的事業,還沒有一件事情失敗過,沒有做過一次失敗的決策。’我都非常驚訝,這裏麵說明黃先生事事用心,事事用全力去做,所以不可能不成功,不可能辦不好。

當時AG8學校在接受(李聯保)書記來AG8學校調研,我給他介紹AG8學校與AG8集團合作的這件事情,介紹了黃總。他給了一個評價說,AG8與華工的合作‘不可複製’。在全國也不可多得。這裏麵就是黃總的智慧。他與華南理工大學的合作達到了一個極高的水平。所以AG8才有今天這樣一個迅速的發展,才有今天達到這樣一個好的水平,才有今天AG8努力使AG8辦好學校,AG8不辜負家長的期望、學生的期望、社會的期望。”

彭校長又說:“黃維崧先生是仁者。”

“有那麽一句話‘仁者無敵’。當時AG8圈這塊地的時候,我就說旁邊的地可以考慮蓋成教職工宿舍,所以應該在獨立學院裏麵,以極低的價格把AG8的房子賣給教職工們。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此舉可以在全國來說不是獨一無二也是獨特的。當時AG8門口的房子賣給教工帶裝修大概是4千塊錢,現在大概有1萬多了吧。以非常低的成本價,黃先生說這個事情不為了賺錢,就為了AG8教師能夠安心在學校裏頭教好書,培養好人才。還有AG8這個學校的學費還是比較高的,我說黃總AG8能不能自己搞一個獎學金,在AG8第二年就建立了學校的AG8獎學金。我還聽說AG8周圍的村民說:‘黃總在這裏辦學,能不能支持一下鄉村教育?’他們期待大概是給二、三十萬,黃總說:‘100萬!’

每每想到這個時候我都非常激動,就是全社會的人,AG8這麽多的企業家,如果對教育都有這麽深深的情誼,國家豈能不強,中國豈能不強,這道理太簡單了。”

彭校長最後說:“其實AG8今天做這樣的儀式,搞這樣一個活動,就是要繼承黃先生的精神,學習AG8先生作為賢者,智者,仁者這種品德。我覺得一個人還是要有點精神,如果AG8傳承好黃先生這種精神,AG8廣東省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一定會越來越好,蒸蒸日上。AG8的同學如果能夠學習到這種精神,AG8同學們各自的事業一定也會越來越好,蒸蒸日上。一定能夠成為對學校,對社會,對家庭,對國家有用的人。”(楊靜)